/yc/Technology/ITSpecial/201210/.jpg
2012年10月30日 10:26
台积电鏖战英特尔和三星
环球企业家

  去年营收146亿美元,今年将达170亿美元,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SMC,以下简称“台积电”)迎来了两个丰收的年头。10月5日,其市值再次创造新纪录—以2兆3587亿元新台币的市值高居台湾上市公司之首。年届81岁的张忠谋复出仅仅3年,就将台积电从裁员与订单流失的泥潭里拉了出来—2009年第一季度,台积电收入出现其史上最大跌幅,几近亏损。对常年保持两位数增长的台积电和惯于将其视为“模范生”的业界而言,这样的消息令人震惊,也直接促使张忠谋在2009年6月复出重新担任CEO。

  在媒体眼中,张忠谋是一个“让对手发抖的人”。市场仍对其寄予厚望—一个更大的利好是,台积电还将获得以单一芯片论的史上最大订单:来自苹果的A系列处理器芯片,这将为台积电带来高达600多亿新台币的新增营收。要知道,此前三星才是苹果的最大芯片供货商。

  智能手机新一轮军备竞赛已全面展开。三星Galaxy S3、HTC OneX、多款WP8手机,以及iPhone5陆续问世,高端芯片的需求呈现爆发性的增长,芯片的产能突然变得捉襟见肘,作为全球最大的“军火商”台积电利润急升,苹果、高通都想吃下台积电的产能。台积电股价从70多新台币的低位迅速反弹至接近90新台币。

  台积电这一切似乎都拜摩尔定律所赐,今年初,移动终端从主流单/双核向双/四核的爆发式演进,与摩尔定律的周期不谋而合。

  虽然,过去两年依然很多人认为摩尔定律即将失效。加之2010年至2011年间,全球超过25家晶圆工厂关门,产能过剩论一度甚嚣尘上。不过,张忠谋坚信:“摩尔定律在过去30年相当有效,未来10至15年应依然适 用。”

  但同样不可忽略的是反摩尔定律。晶体管数量与芯片性能的提升,带来的研发成本也会急剧增长,代工厂家无法快速降低成本,最终难以维持高利润状态。其实,半导体的战场就在“nm(纳米)”的方寸之间,当进入28nm、20nm向14nm迈进时,将是最纯粹的资本与研发的实力比拼。

  这注定是最强者的巅峰对决。台积电眼里,它的对手就只剩下三星与英特尔。对张忠谋,这位81岁的台湾芯片业教父而言,他仍然是这场大赌局中最敢于下注的人。他能赢吗?

  产能尴尬

  近一年,台积电经历了半导体行业的冰火几重天,而这一切似乎都能归咎在“产能”问题上。

  去年6、7月,移动终端销售正处于周期性低谷,市场需求不足,导致上游芯片库存压力严重,整个产业链的毛利率下降,产能过剩的论调甚嚣尘上。但是,当分析师们带着悲观情绪看待未来时,市场对台积电28nm需求的预期超出了想象,台积电股价在随后的9个月时间内逆势攀 升。

  然而,就在台积电的估价即将冲至历史新高、市场盼望台积电能够提供足够的28nm产能时,一些研究机构却纷纷指出,张忠谋难以实现“年底20nm产能占全部20%产能”的承诺,加之台湾科技股贴息行情影响,虽然台积电第二季财报乐观, 营收达新台币1280.6亿元,创下单季历史新高纪录,但是其股价依然遭重挫,张忠谋也不得不再次站出来。

  张忠谋的言辞并非纯粹是安抚人心,因为他很清楚不管在哪个阵营,台积电都是最重要的砝码。据悉,苹果与高通先后提出了以10亿美元的代价,获得台积电的独家供应。在股价受挫的背景下,张忠谋承认了台积电“正在考虑单一客户晶圆厂策略”。很快,台积电股价就再次回到80新台币的高位。

  不过,张忠谋这种表态似乎只是为“救市”的需要。老谋深算的张忠谋很清楚,作为专业的晶圆代工厂,与任何一家厂家走得太近,都会影响其中立性,而这是台积电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台积电财务长何丽梅对外表示:“你必须很小心。一旦产品线转移,专用晶圆厂又将如何?我们想保有灵活性。”

  2011年,台积电营收高达146亿美元,超过它排名之后的9家晶圆代工企业的总和,其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移动终端产业的命运可以说紧扣在台积电身上。然而,在WP8时代开启、移动终端更新迭代之际,产能紧张已经引起了台积电的一些客户谋变。

  高通与台积电称被誉为是Fabless(无晶圆厂的芯片设计公司)+代工厂家的合作典范。但受困于产能问题,高通已经表示,该公司S4系列处理器的供应短缺状况,将通过更多的代工厂商来解决。据悉,三星、联电已经跟高通签订协议,为高通代工供应28nm制程工艺芯片。

  另一家大型半导体企业美国豪威也是台积电的大客户,台积电专门为其投资了几亿美元为其定制了生产线。不过,近期豪威却入股武汉新芯,成为新芯第二股东主导运营,这意味着台积电有可能在未来失去豪威的订 单。

  台积电表示不会对客户发表任何评论。但不少观点认为,台积电在产能扩张的过程中,如果过快,消费电子市场在周期性低谷时,这些产能就会缺乏市场支撑,等周期性扭转后,原来的投资就会落后。

  实际上,这种观点在芯片厂家新一轮工艺制程的竞赛中,早已过时。

  决战14nm

  “芯片工艺越先进,投资越巨大,工厂将越来越少,产能也越来越稀缺。”电子行业咨询公司iSuppli高级分析师顾文军称。据介绍,28nm向20nm演进,研发成本从12亿美元增加至20亿美元以上。而14nm制程的研发成本也会以同样速度增长。

  但不管门槛有多高,只要市场的饼越大,抢食者就会越凶猛。

  日前,联电宣布了新一轮的扩张规划,未来几年将投资80亿美元,用于生产28nm和20nm制程芯片,预计明年下半年投产。而格罗方德,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也将投资规模从23亿美元增值69亿美元,预计晶圆产能从1万片增至6万片,达到台积电当下的规模。

  不过,台积电似乎没有把老二、老三放在眼里,它更担心的是老四三星,与场外的英特尔。台积电副总裁兼“共同运营长”刘德音在一次公开场合提到“半导体三雄”之争时,并没有提到排名第二、第三的联电与格罗方德,他谈得最多的是三星与英特尔。

  尔必达破产后,三星成了存储器的老大,但存储器利润较低。三星正积极扩充逻辑芯片与代工产能,其营收从2010年的12亿美元迅速扩大到2011年的21亿美元,今年预计增长率也高达54%,达33亿美元,成为这两年“代工十强”中,增长最快的一家企业。

  但顾文军认为,三星成长再快,但由于缺乏中立性,也很难对台积电形成全面威胁。

  事实上,英特尔才是最可怕的对手。如果说,三星是一头猎豹,速度有余但力量不足,那么,英特尔就是百兽之王。这头狮子与台积电、三星最大的区别在于,在制程技术上,领先对手一代甚至两代,只是在过去它不屑于跟代工厂争食而已,它曾断言“Fabless+代加工模式”没有前途,现在PC市场不景气,英特尔也开始试水代工业 务。

  台积电在下一代制程的研发投入上,与英特尔的差距非常突出。英特尔财务年报显示,2011年英特尔R&D的投入为84亿美元,占营收的20%。2012年,英特尔预计用于14nm研发的费用就高达50亿美元。而台积电直至今年,总R&D才突破了10亿美元,占营收的9%左右。

  张忠谋在2011年底举行的半导体产业高峰论坛上,一席话十分值得玩味:“台积电在全球的朋友,主要就是减去英特尔、减去三星后,有的规模大、有的规模小,但都是台积电的盟友,台积电透过与全世界的伙伴一起团队合作,总体的成长能量绝对超乎市场可以评估。”

  芯片行业的高成长性来源于摩尔定律,张忠谋也坚信这个定律在未来10至15年内有效。但从另一角度来看,这意味着,摩尔定律如同他的岁数一样已进入了晚年—研发投入成本越高,利润却越低。战国策首席分析师杨群指出,芯片制程、性能在提升,终端价格却在大幅下降,台积电等缺乏设计能力的代工厂家会直接受 压。

  14nm制程是“三雄争霸”第一场重要战役,英特尔14nm工厂将在2013年投产,而台积电则要到2015年,台积电承认时间很紧迫。现在,台积电有个明确的目标,刚结束的台湾国际半导体展上,刘德音向现在的所有媒体宣称:技术上“英特尔在哪儿,我们也在哪儿”,而且要超越摩尔定律。

IT风云录

以上观点仅代表作者或嘉宾意见,央巢资讯社保持中立
相关新闻 Related Reading
战斗机.jpg
视频报道Video 向左 1/3 向右
  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玛莎蒂尼.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