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cs/UrbanViews/201312/.jpg
2013年12月30日 11:16
思考老工业城市转型—石景山CRD模式
亚太资讯中文网
[video:思考中国—思考老工业城市转型(第二集)]

  背景:城市老工业城区的转型是世界性问题,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欧美发达国家陆续进入后工业社会,第二产业比重逐渐下降,第三产业逐渐兴起,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社会结构的变迁,原有的产业结构已不再适应发展的需要。而如何让老工业城区摆脱陈旧的发展模式,找到新的发展点,成为主要的课题。石景山,这个昔日的钢城,伴随着首钢的搬迁,北京市的整体发展需要为石景山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打造京西CRD,即首都休闲娱乐中心。

  石景山区CRD模式的诞生

  石景山区,位于长安街的西向延长线上,自古便是京西历史文化重地,秀丽的自然风光、珍贵的人文名胜构成了独具特色的石景山景观。1919年首钢落户石景山,奠定了石景山作为北京重要工业城区的地位,京津地区的钢铁文明也自此诞生。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净化首都环境成了紧迫的任务和敏感的话题,为了兑现奥运会的承诺和响应北京市调整产业布局的要求,2005年首钢5号高炉的停产宣布了百年首钢将退出石景山的新规划范围。

  林峰:CRD这个概念也提出了四五年了,首钢搬迁到唐山曹妃甸,实际上上千个亿的产值从北京搬出去,从首都的经济上来看是损失了一大块,但从首都的产业和首都作为政治中心的结构来看,包括对北京的空气,对北京的污染治理来说都是好事。

  牛凤瑞:那么石景山到了本世纪,它的污染问题变得越来越不可承受,不可允许,所以它必须得转,它的污染排放的负效应是越来呢越强,对于石景山来说它有这种阵痛,对于本区来说是一个阵痛,对于北京来说整体上是利好的。

  首钢的搬迁意味着石景山的总体发展不能再依赖于钢铁。石景山区要继续推动城市经济转型升级,成为带动京西地区经济发展的强大增长极,就要在区域统筹协调发展的过程中承担更多的功能、责任和义务。

  郑国:对于实景山的发展来说应该放到北京的整体发展来看,北京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呢,奥运会以后北京提出的发展叫世界城市,支持世界城市发展的条件,休闲娱乐设施对于世界城市的发展具有很重要的作用,在这样的条件下来看,石景山有这样的发展优势。

  城东CBD(中央商务中心),城中COD(中央政治中心),作为长安街西向延长线上的主城区,北京市整体规划赋予了石景山新的职能:打造北京首都休闲娱乐中心,即CRD,这也是中国首个CRD。

  客观优势条件助力CRD

  CRD建设的总体思路是围绕“山水轴园,打造特色文章”。山,即石景山区CRD建设应该重点围绕都市山林景观优势,做好休闲文章。水,即建设当中应该注重与其他区域联合,恢复永定河生态,开发水岸经济,形成山水交融的都市休闲胜地;轴,指建设应注重围绕长安街延长线发展商务办公,全面提升现代服务业水平;园,CRD建设应结合中关村科技园的扩大发展,积极申请加入国家优惠政策体系,为地区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创造良好载体,为CRD的建设升级提供经济基础。

  牛凤瑞:石景山它是在我们的主城区与首都的生态涵养区之间,处于这个地位,对于他来说,比较好的选择就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休闲、旅游、度假,为这两千三百万人口提供一个休闲娱乐的地方。

  林峰:有永定河的水资源有石景山的文化资源,山水环境有一定的依托,有工业遗产资源,有首钢精神。

  郑国:首钢没搬迁以前,它对其他的产业有一个排斥性的作用,但首钢搬走以后他的空地空出来了。很多厂房和空地可以拿来利用再制造。对于北京的发展来说最缺的就是土地空间,现在对北京来说空间资源是北京发展最稀缺的资源了,而在主城区这样一个位置还有这样的土地资源可以用,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最大的优势。

  曹伟:石景山具备空间上区位优势长安街轴线的商务区,国际化的金融区,从而带动工业。又是西部门头沟生涵养区的必经之路。

  有一个科技园区,这个是可以以此为契机带动石景山发展的点。还有一个就是石景山的商业,比如说它引进了万达,台湾街。

  牛凤瑞:第一个除了北京市首都的第一功能定位之外,我们还是全国文化教育中心,这种定位怎么让石景山CRD去适应这种定位,基本方向就是第三产业为主导的高端制造业,高端服务业为主导的。

   CRD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二战后,在新一轮产业革命浪潮的冲击下,鲁尔工业区爆发了历时十年之久的煤业危机和钢铁危机,20世纪60年代以后,通过清理改造和产业结构调整,鲁尔区从以煤炭和钢铁为主的资源型生产基地,转变为以煤炭和钢铁生产为基础,以电子计算机和信息产业技术为龙头,多种产业协调发展的新型经济区,发展循环经济。

  作为资源型工业城市的攀枝花也在向更多的以工业为主导的城市发出警示:利用自身资源,结合多效途径,打破常规,走出一条创新的、符合自身发展的新道路。

  无论是城市整体的转型还是城区的转型,要摆脱曾经的支柱产业而走向新的产业发展模式,总是会面临一定的难度。石景山,这座昔日的钢城,要褪去钢铁时代的'锈色",在建设CRD的过程中,不仅有机遇,更有挑战。

  林峰:面临的问题是面临新的劳动岗位和新的机制。对于石景山这块土地,原来石景山的生活配套、生产配套、发展基础,如何进行有效的转变实际上是一个重大的课题。石景山提出CRD这样一个概念,我们认为方向是基本准确的。但是对于石景山的整体转型来说,首钢的自身转型是有决定性意义的。首钢厂区它不能够有效转型,实景山的转型基础与结构受到首钢的很大的影响。石景山的华丽转身首钢的转型是占到一定的核心地位的。第二个除了首钢之外,其他版块的发展对于整个区形成一种新的结构也有重大的意义。

  郑国:它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它的空间条件比798还好,但是石景山的发展和首钢的搬迁关系还不是非常紧密,没有把首钢的搬迁作为一个很好的契机。

  牛凤瑞:在短期内它要面临着比如说安置就业问题,本身石景山废厂区的改造升级,以及他的重新定位升级,它都面临着这个问题。我想我们至少可以看到我们没有出路。

  CRD模式的适用性

  客观条件的优势,区域自身发展的定位,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休闲娱乐产业在这里驻足,世界旅游体验中心、国际雕塑园、首钢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国家级动漫产业园,环球嘉年华,一个老工业城区正在实践着区域功能的转型发展。CRD,这个新颖的理念与模式是否又能运用到其他工业城市或城区的转型思路中呢?

  牛凤瑞:应该说思路可以,模式绝对不可复制。

  曹伟:要量身打造一个适合自身的发展模式。

  石景山的转型正在进行中,CRD这种模式也给更多的工业城市的转型提供了思路与借鉴,但最终,工业城市的转型,仍然要根据自身的条件与基础,走出一条适合自身长远发展的转型道路。

城市观察

以上观点仅代表作者或嘉宾意见,央巢资讯社保持中立
相关新闻 Related Reading
战斗机.jpg
视频报道Video 向左 1/3 向右
  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玛莎蒂尼.gif